搜索 解放軍報

奮鬥百年路 啓航新徵程·“七一勳章”獲得者|外交老兵劉貴今:赤子丹心,為國盡責

來源:新華社 作者:馬卓言 發佈:2021-07-09 16:07:24

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
//yspvvms.81.cn/?id=1B9AE9AAD97C44A392F3A35A1EF3AB70&media=/video/2021/7/9/D53E908EE884446F93334F743D85A985.mp4&type=mp4&vid=2F4FEF6A93E74719A5481779BDA707B2

外交老兵劉貴今:赤子丹心,為國盡責

新華社記者馬卓言

這是“七一勳章”獲得者劉貴今(6月29日攝)。新華社記者謝環馳攝

76歲的劉貴今是個“專一”的人,他把近40年的光陰全部投入了一項事業——對非外交。

他前後在非洲常駐17年,為海外中國公民撐起一把把“傘”,為中非友好架起一座座“橋”;為中非合作論壇順利舉辦,他三天三夜沒閤眼;在本該退休“享清福”的年紀,他又一次披掛上陣,出任首位中國政府非洲事務特別代表。

沉甸甸的“七一勳章”掛在胸前,劉貴今既感到興奮又有些“不安”,“我要再多學一些,多做一點”。

苦中透着“甜”

這是劉貴今肖像(6月28日攝)。新華社記者 李賀 攝

【菜鳥驛站香港自提點】

1981年,劉貴今在肯尼亞開始了他首段駐外經歷。

對於非洲大陸,劉貴今並不陌生。過往的9年間,他的工作就是在外交部和駐非洲各使領館間傳遞外交郵包。

上世紀70年代的非洲,條件艱苦、通信手段落後,許多外交人員的家書私信要靠外交郵包傳遞。“知道我要來,無論飛機到得有多晚,使館的同事都會熬夜翹首以盼。”劉貴今説,“有的同事孩子考上大學,高興地要請我吃飯。那時候真切感受到了什麼叫‘烽火連三月,家書抵萬金’。”

駐肯尼亞的5年間,劉貴今只休假回過一次國。和妻子臨行前,三歲的兒子哭着要爸爸媽媽;任滿回國時,孩子已經上小學二年級了。受條件所限,這種愛別離苦是許多老一輩外交官的共同記憶。

“有時大家只看到西服、領帶、鮮花、美酒,外交工作需要的更多是奉獻和付出。”劉貴今感慨道。

【菜鳥驛站香港自提點】

“當時,爆炸的中心就像一個隕石坑,周圍也被炸出了一些小坑,大大小小的彈殼隨處可見。”提起駐外的經歷,劉貴今至今仍心有餘悸。

1991年,時任中國駐埃塞俄比亞大使館參贊的劉貴今親身經歷了一場激烈的政權交替。當年5月,門格斯圖政權被推翻,門格斯圖狂熱的支持者們一怒之下點燃了彈藥庫,一時之間大量的子彈、炮彈、手榴彈到處亂飛。

“使館的院子裏落進來好多炮彈。”劉貴今卧室的窗玻璃被一顆流彈打碎,子彈就掉在了他的枕頭旁邊,再偏一點就擊中頭部。

兵荒馬亂中,中國援助埃塞俄比亞的專家和許多使館工作人員撤回國內,劉貴今作為臨時代辦同其他六七位同事留下來繼續工作。食物短缺、斷水斷電,他和同事都想辦法一一克服,反而留下不少“甜蜜”的回憶。

戰亂時期肉蛋奶最為緊俏,妻子便託去鄰國赴任的同事從家鄉輾轉帶來一些鹹鴨蛋。“多虧了老伴,那可真是開了‘葷’了。”

對駐外的艱辛,劉貴今一笑帶過。

傳承友誼,深化合作

劉貴今在家中看書(6月18日攝)。新華社記者 陳曄華 攝

自從踏上非洲的土地、從事對非工作,劉貴今就愛上了這片沃土,從此不離不棄。

【菜鳥驛站香港自提點】

2002年,新南非首任總統納爾遜·曼德拉提出希望與中國領導人通電話,共同努力勸阻美國侵略伊拉克。“當時曼德拉正與西北省省長一起吃午飯,看到我來了,他説‘午餐到此結束,我尊貴的客人中國大使來了’。”

在劉貴今的對接下,雙方領導人順利通話。

通話結束後,曼德拉很高興,與劉貴今聊天。他告訴劉貴今,自己在羅本島監獄坐牢時,用配給的香煙盒包裝紙疊成五星紅旗的樣子,並在放風時和獄友用南非非洲人國民大會特殊的握手方式慶祝中國國慶。

曼德拉堅信,中國革命的勝利是對被壓迫民族鬥爭的莫大鼓舞與支持。這份情誼令劉貴今感佩至今。

“中國跟非洲各國同為發展中國家,有着相似的歷史遭遇,這些因素是中非緊密團結的重要原因。”劉貴今説。

【菜鳥驛站香港自提點】

2000年10月,中國和非洲國家領導人相聚北京,召開中非合作論壇首屆會議,共同開啓了中非關係的新紀元。

論壇“呱呱墜地”,離不開劉貴今的辛勤付出。

上個世紀末,國際上有不少對非合作多邊機制。中非情誼深厚,成立中非合作論壇是許多非洲國家的共同心願。

作為時任非洲司司長,調研籌備工作自然而然被交到了劉貴今手中。開會討論後,劉貴今的第一感受是——困難。中方一開始就不想把這個平台開成“清談館”,如何拿出實質性舉措成為首個需要突破的難點。

劉貴今和同事們經過反覆商討、設計,最終提出方案——適當減免非洲涉華債務,設立人力資源合作基金,進一步對非開放市場。這一設想很快得到了中央的批准。

在非方的積極推動下,首屆論壇會議內容不斷走深走實。“談了三天三夜,三天三夜沒睡覺。”最終,首屆論壇會議形成機制,確定每三年舉辦一屆部長級會議。

看着自己參與創辦的平台從一個“嬰兒”成長為英姿煥發、蓬勃向上的“小夥子”,成為引領對非合作的旗幟,劉貴今感慨萬千,“這個論壇如今已是碩果累累”。

拳拳赤子心,殷殷報國情

劉貴今在家裏接受採訪(6月18日攝)。新華社記者 陳曄華 攝

【菜鳥驛站香港自提點】

2007年,年過花甲、已辦完退休手續的劉貴今接到了一項新的任命——出任首位中國政府非洲事務特別代表,重點圍繞蘇丹達爾富爾問題展開工作。

北京奧運會舉辦在即,西方一些媒體和政客卻在這個節骨眼上利用達爾富爾問題大造輿論,認為中國幫助蘇丹開發石油是“助紂為虐”。“這完全是歪曲事實!”劉貴今憤憤不已。

手續一辦完,劉貴今就馬不停蹄趕往蘇丹。面對西方輿論鋪天蓋地的抹黑和醜化,他一方面選擇儘可能多地會見記者,另一方面趕赴有關國家開展斡旋,美國、英國、法國等國的會議桌前都留下了劉貴今的身影。

“當時我就抱定一個信念,就是要讓外界看到中國的身影,聽到中國的聲音,瞭解中國的立場。”劉貴今的努力得到了正義的迴音。許多西方秉持客觀態度的專家學者紛紛站出來為中國辯護,肯定中國為解決危機發揮的積極作用。

劉貴今還用實際行動化解了多次潛在危機。

國際刑事法院向時任蘇丹總統巴希爾發出逮捕令後,蘇丹做出了激烈反應,一度要驅趕維和部隊和人道主義專家。劉貴今聞訊緊急飛往蘇丹多方勸解,避免了衝突爆發。

【菜鳥驛站香港自提點】

近40年間,劉貴今幾乎走遍了非洲。如今雖然退休在家,他還是關心、惦念着非洲。

在他看來,外交既是一份艱鉅而光榮的工作,也是一片“天高任鳥飛,海闊憑魚躍”的廣闊舞台。從事外交工作一定要有廣博的知識、嚴明的紀律和一顆為國奉獻的赤子之心。

“永遠不要覺得自己的知識夠用了,要永遠覺得自己還缺少點什麼,應該再多學習點什麼,以更好地代表國家、代表人民完成使命。”這是劉貴今對年輕外交官的殷切囑託。

談及個人貢獻,他連連擺手:“‘七一勳章’是我們外交戰線的集體榮譽,這是我實實在在的一點感悟。”

時任中國駐南非大使劉貴今向南非總統姆貝基遞交國書(2001年攝)。新華社發

(新華社北京7月9日電)

責任編輯:于海洋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
數據加載失敗,請確保在072235.yageo.kim域名使用側邊欄!